• <label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tbody id="ozocj"></tbody></p></label><output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/p></output>
    <address id="ozocj"><option id="ozocj"><acronym id="ozocj"></acronym></option></address>

    <dd id="ozocj"></dd>

    <label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wbr id="ozocj"></wbr></p></label>
  • <label id="ozocj"></label> <meter id="ozocj"><samp id="ozocj"><kbd id="ozocj"></kbd></samp></meter>
  • <output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/p></output><meter id="ozocj"><samp id="ozocj"></samp></meter>
    <meter id="ozocj"></meter>

    <code id="ozocj"></code>

  • 講文明樹新風
    首頁 文化 鄉土文化 鄉村記憶

    兒時玩伴小田

    2021-10-29 07:42 來源:駐馬店網 責任編輯:梅雅平
    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閱《駐馬店手機報》,每天1毛錢,無GPRS流量費。

    摘要:昨天是星期天,俺隊的幾個一樣大的孩子一塊去割草,沒喊小田。文昌就是小田的伯,我是沾了小田的光才幸免一劫。往上拉的人不小心,踩到了一頭的棍,土滑落窖內,恰巧落到小田的頭上,據說就有一荊籃子土,而這一荊籃子的土卻要了小田的命。

    王拴緊

    小田,和我是兒時玩伴,大我兩歲,同輩,但我從來沒有叫過他一聲哥。他家是第八生產隊,俺是七隊,但是家離得很近,只隔一個過道。我們同一年上的小學,還分在一個班上,無論是上學,還是放學,都形影不離。不論是夏天拾麥茬,秋天撿豆茬,割豬草,抓小魚,逮蛐蛐,捉鳴蟬……我們都粘在一起。他家是貧農,他伯(父親,弟兄幾個排行老大)是有名的生產隊長,因為他隊糧食產量連年在全大隊都數一數二,經常受到公社的表揚。小田上面還有兩個哥哥,一個姐姐,都能掙工分,家庭條件非常優越。但他和我很有緣分,從小兒就能玩到一塊,從來沒有嫌棄過我是地主的兒子。

    記得有一次我們學校召開憶苦思甜大會,請的張毛子作報告。張毛子是我們村十八隊社員,新中國成立時,毛子也才十幾歲,根本體會不到舊社會有多苦,自然也很難對比出新社會的甜,加上又是個大老粗,從來沒有經過這樣的大場面,被貧管會主任也是校長的金斗硬拉上臺后,滿臉通紅,腿直打哆嗦,就是講不出話。在金斗的請求也是威逼下,他終于磕磕巴巴說出:“窮,窮,窮里很,鋪里鍋排,蓋里簸箕。”講完,像偷了人家東西一樣,一溜煙地跑了。碰見這樣的場面誰會不笑呢?我當然也笑了??墒?,我的笑卻給我惹來一場麻煩。

    放學回家的路上,有幾個同學攔住我,張口就罵:“地主羔子,不老實,憶苦思甜你敢笑!”看著他們氣勢洶洶的樣子,我“哇”的一聲大哭起來。“憋住,再哭,給你推個缸,打得你哭一缸。”說著,他們就要動手。就在這時,小田出現了,他不由分說給逞頭者一個耳光,他們便灰溜溜地跑了。原因是小田年齡大些,個子也高,又是班長,很多同學都怕他。這樣,小田就使我免受了一頓毒打和辱罵。

    我十五歲那年,我們升入初中一年級。秋天的一個周一上午,我去小田家叫他一塊上學,只見他一臉的不高興,就問他原因。他氣鼓鼓地告訴我:“不知道因為啥,俺伯把我打一頓!”還給我看了他紫一塊青一塊的屁股。我問他為啥,他說十四隊隊長向他伯告了狀,說他帶頭毀人家隊里苞谷嘞。我聽后頓時如五雷轟頂,一股慚愧之意洶涌而來。他被毒打,都是因為我呀!昨天是星期天,俺隊的幾個一樣大的孩子一塊去割草,沒喊小田。半晌時候,都有點口渴,一個人提議:弄苞谷稈子吃吃吧。幾個人都沒說啥就動起手來,掰斷一棵不甜,再弄一棵,不覺就毀了幾十棵。就在這時,十四隊護青的發現了,大喊一聲:別走!我們幾個聽了一個個像老鼠見貓一樣,一個比一個跑得快。我們前邊跑,他在后面追,我個子最小,跑得也最慢,最后被逮的自然是我。那人也沒有對我怎樣,喘著大氣問我:“你,你是誰家的賴孩子?”“我,我,我是文昌家的。”我回答說。他接著問:“你爹是八隊隊長?”我含混地答道:“是,是哩。”“那你走吧,往后可別這樣了,種地多不容易。”一聽說我是文昌的兒子,那人就放我走了。文昌就是小田的伯,我是沾了小田的光才幸免一劫。我當時真的是怕挨打,更怕牽連到我家人才說了謊。真沒想到卻讓小田遭了罪,挨了一頓毒打,我后悔不已。心情穩定后,我懷著歉疚的心情告訴了他事情的原委。他得知實情后,不但沒有埋怨我,而是安慰我說:“你沒有做錯,要是說了實話,你挨打不算,咱叔也不知會怎樣哩!”那時候,成分高的人真的很難做人,別說犯錯了。

    我為有這樣的好伙伴而高興,多想和他永遠相伴。但是,天有不測風云,他卻在第二年的春天永遠地離開了我。

    一個星期天的上午,他參加生產隊的勞動——下紅薯窖里拾紅薯,下紅薯秧子。他在窖里拾,有人往上面拉。紅薯窖是長方形的,上面橫了木棍,木棍蓋著麥秸苫子,苫子上蓋層土,拾紅薯時中間扒個口,兩頭原樣不動。往上拉的人不小心,踩到了一頭的棍,土滑落窖內,恰巧落到小田的頭上,據說就有一荊籃子土,而這一荊籃子的土卻要了小田的命。

    我痛苦了很久,真不敢相信,但他真的走了。那年他才剛滿十八歲。

    唉,人的生命真的就這么脆弱嗎?

    責任編輯:梅雅平

   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  • 點贊

    • 高興

    • 羨慕

    • 憤怒

    • 震驚

    • 難過

    • 流淚

    • 無奈

    • 槍稿

    • 標題黨

    版權聲明:

    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個人、媒體、網站、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相關法律責任,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3.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    返回首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返回頂部
    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

  • <label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tbody id="ozocj"></tbody></p></label><output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/p></output>
    <address id="ozocj"><option id="ozocj"><acronym id="ozocj"></acronym></option></address>

    <dd id="ozocj"></dd>

    <label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wbr id="ozocj"></wbr></p></label>
  • <label id="ozocj"></label> <meter id="ozocj"><samp id="ozocj"><kbd id="ozocj"></kbd></samp></meter>
  • <output id="ozocj"><p id="ozocj"></p></output><meter id="ozocj"><samp id="ozocj"></samp></meter>
    <meter id="ozocj"></meter>

    <code id="ozocj"></code>